dafabet888黄金版: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张黎著书揭

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张黎上将所著《魂牵梦圆:老兵笔下的新中国故事》近日再版,本书紧密围绕着“实事求是”这一党的灵魂、以小说的文学形式、通过故事化的手段,讲述自抗战胜利后至今的80多年的党史历程、军史历程与国史历程的作品。书中的故事分为三个阶段:1949年以前;1949年—1978年;1978年—至今。以党和国家、军队建设历程中遭遇到的每一个问题。 作者简介: 张黎,原解放军副总参谋长、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。十五大当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。中共第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。山东青州人。出生于抗战烽火年代,成长于新中国建立前后,在1958年“大跃进”的浪潮中走上工作岗位。先后在工厂当过工人,在连队当过战士,在机关当过干部,在军师级单位任过主官,担任过总参谋长助理和副总参谋长。从事过政治工作,军事工作,也分管过行政管理和后勤工作,先后率军事代表团出访过世界许多国家。对人生、处世、工作、社会发展进行过广泛的探讨。    作者张黎在书前强调,“本书内容纯属虚构,切勿对号入座。”   以下段落摘选自《魂牵梦圆》第三十一章“新春乍暖多蠹虫”  本章编者导读摘要:“惩治腐败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,中国也不例外,军队和地方都在所难免。捷舟所在的单位,也遇到这个问题,个别领导一度又贪又腐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必然打击正气、扶植歪风,许多人由此对党的领导产生了质疑。”  第77节 捉群宿夜半铃声急  电话里政治部主任任兵焦急地说:“今晚群众打电话举报,天堂度假村停了六辆军车,部队的十几名男男女女,在酒店里喝酒、唱歌、跳舞,男的年龄很大,女的都是年轻小姑娘,他们在酒桌上吆五喝六,在舞厅里搂搂抱抱。”  “这里面可能有我们的领导,因为汽车牌号像他们家的。”  “天堂度假村方向又打来了几次电话,说这帮人今晚住在那里了,他们男男女女,年龄差距那么大,群宿一栋房内,没有好事。”  “有Q部政委董运增,女干部柳艳……”“这几个女干部的名字怎么这样熟悉?”“前年有几个部队反映,他们刚毕业分来的年轻女干部,被借调到外单位一年多了,不办调动手续,也不回来,其中就有这几个人。”  董运增等人以借调名义,把这些女干部弄出部队后,帮她们在市里买了房子、汽车,白天无事,晚上随时听令,参加董运增组织的活动,时而去舞厅,时而到酒店,时而住度假村。  当他摸到旷啸天、黄剑书要来接任的消息后,悄悄派人去打听两位领导的爱好。派去的人从哥们那里摸到了两位领导有贪财、贪色的毛病,不由在心中打起了算盘:明年政治部主任和Q部政委到龄,如果和这俩领导搞好关系,这俩位子都可能得到,他们贪钱又贪色,钱好办,这女色得抓紧物色。于是,他派人到各地方院校物色漂亮的女青年特招入伍,分到部队,提为干部,之后,又以外单位借调的名义,把她们调出原单位,组织起了个年轻女干部公关团。他把这些女干部组织起来后,除了自己搞腐化,主要是为了陪新来的两位领导干部,隔三差五陪他们外出过夜生活。新领导对这位善解人意的副主任十分欣赏,对几位年轻女干部也着实喜欢。  不久,董运增就被提拔到Q部当了政委,两位领导许愿:“待严郁到龄后,就让你来接替他。”  董运增听了十分得意,把这支女子公关小分队抓得更紧。新任不久的副总指挥黄剑书不断给予指导,他拍着女干部的大腿说:“我们今后要像拉登那样,按基地组织的模式,搞好内部建设,行动要机密,不向任何人透露,人人严守纪律,随叫随到。”  董运增心领神会,口头制定了章程,并威胁女干部说:“以后有哪位不按约定办事,要付出什么代价,你们清楚。”  女孩子们惧怕他们的势力,只好乖乖服从。他们的活动也越来越频繁,宾馆、酒店、招待所、舞厅、度假村,每周都要狂欢两三个晚上。时隔不久,总指挥旷啸天,竟和儿子旷成同时与一名叫程晔的女孩子好上了。一次,旷成向她发酒疯,程晔柳眉倒竖:“你以为你是谁,你爸来了,你得跪下叫我妈......”  “政治部的报告冠冕堂皇,全是假话,分明是你们设套把我们抓住的。”  黄剑书猛地一拍桌子:“严郁,你们是在陷害领导干部!”  “你们看,政治部为了说董运增他们行为恶劣,故意把妇女说成年轻女干部,文中讲的狄星甜,据我所知,今年已经23岁了,还在她的名字前名字前加个’年轻女干部’的副词,这是不是有意凸显我们的行为丑恶,是诬陷?都23岁了啊,还算什么年轻女干部?”  “这打电话的人,没留姓名单位,肯定怕报复,我们去调查谁打的电话,不会有人主动承认,只要没人承认,就可以说是他们造假。”  机关干部也给上级写信反映:“邝啸天等人的活动,等于警察在前面抓坏人,领导在后面抓警察。”